Knightmare

【短篇完结】我就是怼上你了(CP:夜青)

宋洛书——向学习势力低头:

•CP:夜叉×青坊主
•半夜居然真的抽到了夜叉【非酋的震惊】
•警察paro
•私设:青坊主的战斗力比夜叉差点。
•OOC瞎眼啊——!


  【0】
  “请从我的办公室里走出去。”
  青坊主站在门口,左臂伸直指向走廊,平时舒缓的眉间,此时带了些怒意。
  “啊,本大爷还没玩够,才不走。”
  饶有兴趣的翻开对方桌上的一份档案,夜叉恶劣的笑着。
  青坊主视这些报告为生命,注意到夜叉居然把主意打到了这上面,饶是他有再好的定力,此时想做的事也只剩把这个祸害扔出去再打一顿。
  于是他这么干了,但收效和所想的差距有点大。
  “我好歹也是刑警出身,法医大人,”被轻易钳住手腕,夜叉把青坊主顺势拉向自己,“这么投怀送抱,真的好吗?”
  青坊主失去平衡,整个人被迫撞进夜叉怀中。感受到对方的手掌黏在自己腰上四处作恶,他觉得殡仪馆的解剖室,可能要多出一具尸体了。
  那天下午,扫黄组被人送来了一名涉嫌性骚扰的刑警。青坊主则罕见的在众人眼底炸了毛。
  “我说,你怎么混的。”
  妖狐拍了拍夜叉的肩,目光满是怜悯。
  【1】
  三尾狐趴在二楼窗口,妩媚的细目里尽是看戏的神态。从她身旁路过的同僚,纷纷露出习以为常的神情。不用猜就知道,绝对是刑警队的毒瘤又和法医组的木头扛上了。
  “我需要出任务,麻烦让一下。”
  青坊主冷冷的看着面前站没站样的人,他握了握手中的工具盒,寻思要不要直接了当为民除害。
  “本大爷和你说的事,想好了吗?”
  夜叉话音未落,三尾狐的眼睛都亮了。
  万年死敌终于要相互表明爱慕之心了?!
  “我说过,”青坊主摁了下太阳穴,“我不想也不喜欢下班去酒吧。而且你也应该停止这种影响不良的行为。”
  唉。
  又是这样无趣的结局,三尾狐略带遗憾走回办公桌,打开电脑文档,把刚敲了几个字的傻白甜段子删了。
  【果然这两人还是适合相爱相杀的多。】
  她和雪女在谈论组里聊了大半天。
  关闭和三尾狐的对话框,雪女意味深长的看着准备去审问嫌疑犯的夜叉。
  “你约他去图书馆不会更好吗?”
  夜叉理好自己的那套人民公仆的制服,干脆的拒绝了对方的提议。
  “图书馆什么事都干不了,走了。”
  你还想干什么。
  望着夜叉离开的方向,雪女陷入了沉思。
  她发现,自己不是很理解现在新人的脑回路。
  【2】
  “今天先到这里。”
  青坊主摘掉戴了两层的手套,安慰性的帮吐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实习生顺气。
  “不用,咳咳……谢谢前辈……”
  那孩子整个人趴在盥洗池旁,估计连昨晚的夜宵都吐干净了,与站在旁边风轻云淡的青坊主形成鲜明对比。
  解剖台上的具尸体已尸蜡化,皂化油腻的液体四处横流。实习生当时端着相机,注视着青坊主熟练剖开胸腔,接着是内脏。铺面而来恶臭呛的他鼻子发酸,眼睛几乎睁不开,热泪盈眶。可是操刀的青坊主仿佛不受影响,准确的捕捉着尸体上残留的蛛丝马迹。
  这就是大神的境界吗。
  不小心回想起刚才尸体扭曲的表情,可怜的小实习生又干呕了起来。青坊主则在一旁一直照护到对方的表情恢复为止。
  “青坊主前辈是个很温柔的人呢。”
  法医组一把手萤草听到这里,看了看守着办公室蹲点的夜叉,深意一笑。
  “嗯,的确。青坊主对小孩子什么的一直很温柔。”
  “啧。”
  夜叉不爽的竖起眉毛,一点都不想承认自己从某种意义上输给了小孩子。
  “你为什么对他执念这么深啊,夜叉。”
  萤草细致的照护阳台上的小雏菊,黄灿灿的小花在太阳底下活泼的盛开。
  “我记得你说过不喜欢冷冰冰的那类家伙。”
  “是啊,因为不好玩,”夜叉百无聊赖的看着青坊主一丝不苟的桌面,“不过他是个有意思的例外。”
  那他到底是有意思还是没意思啊。
  萤草在内心翻了个白眼,不想再听局里来的新人和她玩文字游戏。
  两个笨蛋。
  【3】
  青坊主和夜叉是今年才调到警局的,前者比后者早来三个月。
  刚上任时,局领导对青坊主的介绍措词十分微妙。没说他是哪来的,也没说他为什么来。青坊主的一切就像张白纸,干干净净,令人生疑。
  “莫非是局长私生子?”
  “得了吧,晴明局长看起来还没你大。”
  萤草她们磕着瓜子围在一起聊天,那段时间关于青坊主的来历问题,是她们最大的争论点。
  “我倒觉得没什么,青坊主他除了面瘫了点,死板了些,神似强迫症,对人还是不错的。”
  山兔掰着手指数着青坊主的种种印象,觉得这个男子其实还成。
  “但很有趣的一点是,他对死尸那种超人类的淡定。”
  萤草叼着根酸奶棒。
  “上次那具高度腐化的男尸,我都要看不下去了。他就和没事人一样该干嘛干嘛欸。”
  一向战斗力十足的萤草缩了缩脖子,她十分怀疑青坊主有没有嗅觉系统。
  “我好像看到他有时会看佛经?就是那个——”
  “《大悲咒》。”
  “对对!”
  户籍室的桃花妖捋了捋头发,她无意间曾看到过青坊主拿着本佛书,在报告厅里安静的坐了一中午。
  “啊呀——!你们不应该怀疑一下他和夜叉什么关系吗!”
  鲤鱼精跳了出来,终于把话题引入正轨。
  【4】
  夜叉的到来,让局长那多了不少投诉。
  “晴明局长!夜叉他又把训练室的沙袋打坏了!”
  “局长!你救救我啊夜叉那家伙就是个妖孽!”
  “晴明,夜叉和青坊主在餐厅打起来了……”
  “叫他们过来!!”
  安倍晴明啪一下把筷子拍到桌上,觉得这午饭已经没有吃的必要了。
  【5】
  “青坊主,我想你可以到我这来。”
  安倍晴明解开对方手上的镣铐,把一纸任命书推到青坊主面前。
  “这算招安?”
  僵硬的四肢终于得到伸展,青坊主看着这张也许能救自己一命的文件,淡色的眸里没有丝毫感情。
  “我有什么理由去你那?或者说,我的能力能为你们带来什么。”
  他抬起头,大方的对上安倍晴明的视线,征询一个答案。
  “法医组有个空位,我们想填补它已经很久了。你的能力能为我们提升破案率。而且从资料看,你犯下的罪,完全可以将功赎过。”
  “还有,你的眼睛很干净,还能回头。”
  青坊主静静的看着安倍晴明脸上的诚恳,想张口,却默然了。第二天,警局里法医组办公室的空桌子,终于有了主人。
  招安到青坊主后,安倍晴明喜滋滋的过了几天好日子,却被后来空降的特警打断了奔向小康的规划。
  “夜叉。”
  他看了几眼资料,看着已经换上刑警制服的人。
  如果不是还戴着人民公安的头衔,晴明几乎要认为,眼前的人是个不折不扣的黑帮老大。
  “嗯,以后本大爷就来这上班了,多指教啊!”
  这是什么鬼的自称。
  神经崩溃的扶住额头,安倍晴明觉得警局前途堪忧。
  事实证明了猜想,夜叉在当天就和青坊主打了起来。
  “你还是这么冷冰冰,讨人厌啊。”
  “闭嘴。”
  而且连续打了一个月。
  “青坊主,夜叉。如果你俩敢再次损坏公物——!”
  “本月工资就全部上交国家!”
  “姑姑,晴明大人怎么又生气了?”
  童女从资料室探出头,好奇的询问刚从局长办公室路过的姑获鸟。
  “没什么,有人又不听话而已。”
  姑获鸟宠溺的摸摸女孩柔软的发顶,告诉对方不要担心。财务部的童男看着这个月突飞猛涨的损坏报告,深刻的理解晴明大人。
  【6】
  “你能不能回自己的办公室。”
  青坊主打掉了对方霸占自己办公桌的腿,却没抢回凳子。萤草一众早就知趣的退了出去,留给两人充足的空间。
  “那太无聊了。”
  “你这样也很无聊。”
  他觉得,自己引以为傲的毅力和耐心,全在夜叉这消磨没了。
  “本大爷的提议想好了吗?”
  “什么?”
  青坊主的脑袋就一团乱,完全忘了夜叉对他有过提议。
  “图书馆。星期六和本大爷去图书馆。”
  夜叉不耐烦的站起来。
  青坊主因为对方不按套路的提议惊了下,他立在原地,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我就当你答应了。”
  没给对方留下陈述反驳条件的理由,夜叉推门就走。
  “噫!可以的!”
  鲤鱼精看着夜叉的背影,竖起大拇指。
  “这算约会吗?”
  她转头看向后面的同志。
  “更像约架吧。”
  三尾狐若有所思。
  【6】
  真的同夜叉在市图书馆会面后,青坊主开始觉得自己脖子以上的器官出了问题。他跟夜叉的羁绊太深,甚至已经看不清中间的那界限条线。
  曾置对方于死地,却在发生一系列变故后成为同事。青坊主至今还记着那条阴暗的巷子,二人都牢牢攥住了对方的性命,却谁都没开枪。
  你逃不掉的。
  一辈子都离不开。
  被手铐锁住后,他曾得到过暂时的解脱,却在后来再次遇到了占据他视野的殷红。
  “嘿,冷冰冰的家伙。”
  唇角一勾,吐出赤裸裸的挑衅,青坊主想都没想,下意识就以防御姿态挡下对方一招。等他幡然醒悟,发现自己浑身上下都刻满了对方留下的痕迹。
  “拿错了,你。”
  夜叉本想替青坊主放下他手中的《幼儿饮食指南》,结果被猝不及防的糊了一本辞海。
  “青坊主你想打架吗?”
  侧脸的红印让他十分恼怒,他没想到这根木头会突然发难。
  “不,抱歉。”
  对方干咳了一下,夜叉还是头回听到青坊主对他道歉。
  “想道歉,就和本大爷找地方打一架。我们上次还没分出胜负。”
  “已经结束了。”
  “你承认自己输了?”
  这就是夜叉,三句话离不开挑衅。
  “已经不重要了。过去的事全过去了。”青坊主缓缓说道。
  “嘁。”
  夜叉对此表示不屑。
  “只要本大爷在这,一切都不会过去,”他走向前,拇指按压着青坊主的唇,“除非你我分清胜负。”
  “如果,你有本事。”
  青坊主打开那人的手,毫不示弱的回复。
  【The End】
  【讨论组:局里那群基佬的情报分享组】
  【雪女姐。】
  【啊?】
  【你有没有觉得,这俩人从图书馆回来后怼得更厉害了。】
  【小鲤你还不懂,是秀的更放肆了,要瞎「▼_▼」】
  【萤草你要习惯啊……我一会给你送副墨镜。】


【感觉自己渣死了,全程OOC】
【我对不起青坊主和夜叉qwqqqqqqqq】

[启红]荆圉(二十四)

棒极了

全脂香蕉牛奶:

“报!”外头传来人声。


“什么事?”张日山走到书房看情况。


“门外有一个女人喊着说让佛爷到天香楼救人。”


天香楼,那要救的看来就是二月红了。


张日山才要提醒张启山,这可能是别人设的局,张启山随手拿了披风,以凭谁也拦不下的姿态出门去了。


车驶出张府大门时,已经没了那位前来喊张启山到天香楼去的女人的踪影。


“佛爷,我看当真有诈。”张日山停不下自己的怀疑。


“无事,真真假假,去一窥究竟便好。”


 


在天香楼门前,张启山独自下了车,留张日山看着车。


月上梢头,正是天香楼内人头攒动的时刻,张启山以自身的气势开了一条路。


“二月红在哪里?”张启山逮着一个要绕过他的龟奴问道。


“在……在绕云间。”


绕云间在天香楼三楼走廊的尽头,推窗远眺能望到岳麓山间绕着的云雾,故给这房间取了这个名字。天香楼里别致的房间名不止这一个,细细数来都有一翻由来,连给房间取名字也花了如此心思,天香楼是真不愧对它在外的名头。


推了门,房里只有二月红一人,唱着《贵妃醉酒》。除了被石膏固定了的左臂不能动,二月红可没有糊弄人,扎扎实实地唱着戏,也不管这里有没有观众。


“二爷。”张启山喊这一声,竟有些心虚。


二月红也没有理张启山,继续走着他的戏步,好似人跟戏里的角色一起醉了。


张启山唯有走近一些,又与二月红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怕扰了二月红唱曲的雅兴。


醉态夹着媚态,二月红脸上未画面妆,波光流转,嘴角微翘,一颦一笑间都是要命的,美人如此,试问唐明皇怎能不为了这人误朝政?


唱罢《贵妃醉酒》,二月红颤着步子凑到张启山身边,乐呵呵地问了张启山一句,“这粉戏可还中听。”


语调绵黏,听得张启山耳根子酥麻酥麻的,体内气血下走。


“二爷,我带你回红府。”


二月红的脸涨满潮红,像是施了胭脂,又分明未着铅华。脚步虚浮,摇摇欲坠,张启山见他是要摔跤,上前把人接到了怀里,轻唤了一声“二爷”。


不料这一挨,二月红手抓上了张启山的裆部,令张启山慌得措手不及,又不能推开二月红由他摔倒在地。


前些日子张启山忙得不可开交,连到妓院泄火的时间都没有,过得十分禁欲。刚才见了二月红的风情,身下之处有了起意,这下子被二月红一碰,是真抬头了。


二月红非但没放开,手还实打实地在张启山裆上抓了一把,也不知是不是当做好玩,“咯咯”地笑了。


“住手。”张启山钳住了二月红不安分的右手,再这样下去是真的要出事的。


“佛爷,我跟你说,今晚陆建勋请我入的酒席。”二月红换了一个姿态,挪了挪身,把自己下巴都挨到张启山肩上,与张启山胸贴着胸的,说话时候稍稍揪了嘴,轻擦着张启山的脸侧。


那阵阵二月红呵出的热气,扰乱张启山的心神。


“你居然就来了?”


张启山可记得,二月红太不待见陆建勋了,总不是因为自己的缘故,要跟陆建勋统一阵线吧?


“有免费的花酒,怎么不来?”


“然后陆建勋人呢?”


“他走了,把他的干妹妹留了下来,他的干妹妹喂了我一杯酒。”


张启山心中一惊,二月红这状态是被下了药?


“我说我不要与她欢好,我有夫人了,我要佛爷送我回红府。”


张启山沉了脸,二月红说是醉了,话里搞不清有意无意,但这句是带着刀子的。


“我带你去医院。”


“佛爷,我难受。”


二月红的嘴唇凑到了张启山脖颈侧,发出些咿咿呀呀的吟叫,惑了张启山的心神。


“那你刚才怎么还有唱戏的心情!”


努力挽着自己的理智,二月红这唱的是哪一出,张启山从未搞懂。


“我高兴。”二月红句尾音调稍稍上扬,就是在做最撩人的挑衅。


张启山骂了几句脏话,也不管二月红是不是挣扎,把人抱了起身,出了绕云间的门朝楼下正接客的老鸨喊了一声。


“谁是小红?”


有个传了淡黄色旗袍的女子从二楼的倚栏处探出了身子,望着张启山点了头,再看张启山怀里抱着的人,生了几分惊讶。


张启山腾不出手来指向小红,直接隔空吩咐道,“你跟我走,钱银不会亏待你。”


 


车上要坐下其余三个人,原本张启山是想把二月红放在后座,让小红照顾他,可二月红赖到自己身上就没有下来的意思了,张启山怕硬来会又伤了二月红的左臂,便让小红坐到副驾驶座上,自己与二月红坐到后座里头。


车厢里的气氛十分微妙,二月红口中不时吐出几声呻吟,还能听清衣料的厮磨。副驾驶座上坐着的小红好几次想要回头看情况,见张日山开车开得心无旁贷,自觉自己这样做又有些说不出的不妥。


张启山好不容易让二月红从自己身上下来,坐到旁边的位置上,可二月红的头还是挨着张启山的肩膀的右手绕过张启山胸前,搭在张启山的左肩上,腿又要缠上来了。


“副官,车开快一些。”


“是到红府还是……”


“回我家吧,他这样子,怕吓到他家里上上下下。”


张启山也是习惯了,在二月红还没娶妻时,哪次他醉了酒不是自己能找到张府门前,安安静静地往张启山家客厅沙发上一趟,就酣睡过去,第二日要不给张启山留张表达谢意的纸条,恰巧在屋里碰了面也会带了半开玩笑的语气谢过张启山收留他一晚上。


后来二月红娶了丫头,整个人都收心了,那数年间就没见他再喝醉过。


 


带人进张府下了车,张启山还得抱着二月红,让他走路这般挨挨抱抱,影响不好。


小红在一边候着,不敢吭声。她也是阅人无数了,直觉告诉她,现在只要听张启山的吩咐便好,不要多嘴。


家里的客房自上次二月红留宿后便一直是备着的,要用也不需要多加打点,张启山把二月红送进房里,轻放到床上,还哄了几句才得二月红放开自己。


张启山回头看伫在房门边上的小红,“伺候好二爷,切勿碰到他手上的伤。”


关了门,还叫管家从外头把门先锁上,眼不见为净,但张启山的心也静不下来,想要到淋一个冷水澡,又怕胡大夫上门看诊时真生了先把自己灭了好过这样造孽的心。


情况还是得解决,否则张启山今晚恐怕是睡不下了。


进了浴室,张启山试着不去想二月红,他甚至有些后悔怎么今晚到天香楼只带回了一个姑娘,无奈中终究让千万子孙交代在自己手上。


 


张启山是在客厅睡下的,因为客厅距离二月红在的客房最远,张启山姑且掩耳盗铃一回,却也睡不熟,翌日鸡啼时分便醒了。


正要到书房去拿些公文到客厅看,张启山迎面撞见二月红,停下了脚步,叫了一声“二爷”,又补了句“先前种种,抱歉了”。


“我还以为今日醒来,我枕边人能是佛爷。”


“什么意思?”张启山听二月红这话,好似昨日的事成了二月红故意的,他并非全无意识。


“佛爷冒险为我夫人求药,点三盏天灯散尽家财,前些日子对我多加照顾,我红某人没有不还这份恩情之理。”二月红说的话,都带了刺。


“你拿这个来还?谁要你还!”


张启山怒火中烧,昨晚听二月红说他赴了陆建勋的鸿门宴,被灌了兑催情药的酒,就是诓人的,以二月红的性子,真不可能为了一顿免费的花酒去见他看不上的人。


“我不知道佛爷还缺了什么,如果佛爷想要的是这份欢情,我红某人还是还得起的。”


“你疯了吧!谁要你这样做!还完以后你又要做什么?”


二月红是个明白人,假如二月红知晓自己对他有这份心思,张启山不信他不懂自己要的不止这个,他避重就轻,绕过了张启山真正求的。


“没有要做什么,只是跟佛爷清了一笔旧账。”一字一顿,铿锵有力,二月红今日是起了武生的范。


“你可以恨我,哪日国家盛世太平,我张某人的命你随时拿去。”张启山从来说话算话,“可我不想看你糟蹋自己,醉死在家中。”


张启山不惧二月红恨他,比起二月红终日买醉,把自己掏空得犹如傀儡木偶,懂得恨的二月红活得会鲜活一些。假如二月红需要有活下去的理由,他张启山就可以做那个恶人。


“纵然长命百岁,哪堪几度死别,我活得久些又有什么意思。”素来盼长生的,都是有所图的,二月红一身清净,长生即是寂寞了。


“不是要你活久些,是要你活好些。”


张启山见二月红倔,也不知旧日风流少年怎么成了今日这个人。责怪他太情深吧,张启山想,自己没有资格五十步笑百步。


“那现在呢?我这副模样,算活得好吗?”


“会好的。”


这话苍白也无力,是张启山避开二月红脸上讥讽后,最后的私心与自欺欺人。




-------------------------------------------------


嗯 今晚还能更一章 决定今天一口气三更然后明天就不更了 


然后 想吃肉的 看完这章别打我(端锅盖.gif

卧槽我要挂这个官博😂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还恬着熊脸投票拍不拍续集!?how dare you?!

这是一幅有声音的漫画😂喉癌老爷


米斯特娜娜:

超人和蝙蝠侠在医院调查

结果老爷一回头,发现大超去给医院的孩子表演杂耍去了……

(ノ=Д=)ノ┻━┻

老爷表示,超人也许我们应该回到调查中去……

结果这个表情台词被旁边一个孩子模仿的惟妙惟肖(≧▽≦)

氪星熊孩子+地球熊孩子……
老爷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一_一)

首页 有一个盾冬 一个盾铁

每天

打开 撸否 都好精分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